香港新“通识课委会”主席:老师和学生都会非常欢迎新课程设计-

时间:2021-02-23  点击次数:   

  过去通识科中的“法治和社会政治参与”主题,在教育局的新课程建议中没有提及。

  此次通识科改革的课程建议设三个主题,包括“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互联相依的当代世界。

2月4日,香港新通识课程发展委员会主席、岭南大学副校长刘智鹏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称,香港通识科改革9月实施,老师和学生都会非常欢迎新课程设计。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2月2日向各中学发出通函,公布就优化高中四个核心科目的课程和评估,向学校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问卷调查,其中包括备受关注的通识科改革方案。

  “我们要把它改过来。”刘智鹏的言语中透着坚定,首先是让学生有一个很愉快的学习机会,让学生去看看自己身处的社会和国家的关系、和世界的关系,首要明晰究竟自己是什么人、国籍是什么、我的国民身份的意义何在等,然后去了解香港、内地以及世界的社会发展情况。

  刘智鹏称,香港的学生真得到内地去看看,不止是看中华传统文化,还要看中华文化的现状,包括内地人是怎么生活的、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是怎么发展的,以及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人们是怎么去面对的等等。

  中新社香港2月4日电 题:香港新“通识课委会”主席:老师和学生都会非常欢迎新课程设计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此前发布的2020年施政报告中称,未来改革方向必须纠正过去通识教育科(通识科)被异化的问题。随后公布的改革高中通识科方向指明,公开考试只设“达标”与“不达标”、不设“独立专题研究”、课程内容和课时减为原来的一半、为学生提供内地考察机会。

  “新课程推行就是9月了。我只能说老师和学生都会非常欢迎这个设计。因为老师也不用承担学生公开考试表现的压力,学生也不需要为了去考公开试,而强迫自己把一些不明不白的内容记下来、写下去。我觉得这是一种解放,也是高中教育的一个进步。”

  刚刚踏入中国辛丑牛年的香港温暖如春。2月4日,香港新通识课程发展委员会主席、岭南大学副校长刘智鹏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刘智鹏说:“其实国民教育不是一个负面的说法,全世界的国家都有国民教育,并基本上都是从小开始,存在学校的学习过程中,离校以后,国民教育还存在社会当中。但在香港,一般人没有好好地去批判性思考,就觉得国民教育就是负面的,这次改革是一次很好的机遇。”

  刘智鹏认为,过去的通识科设计,从怎么教、怎么学、怎么考、怎么评卷上都有很多问题,最重要的是学生没有在这个学科上真正学到所谓的批判性思维等,反而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因为这是核心科目之一,必须要及格才能上大学。“另外从大学的角度来看,我们也没有觉得2012年以后从高中上来的学生在所谓的批判性思维上有比较明显的表现。”

  对此,刘智鹏说:“香港很多人认为投票就是民主、民主就是投票这么简单,历历在目两岸百家电台参与的2021两岸广,其实他们没有掌握民主这个概念究竟在不同的历史框架底下是怎么发生的。而学习过程也是挺复杂的,学生不是机器,不是说一加汽油就跑,或者说放了多少汽油一发动就会有什么表现。高中作为学习过程的一部分,完全没必要要求学生达到研究生才能掌握的思辨能力。”

  香港区政府教育局2月2日向各中学发出通函,公布就优化高中四个核心科目的课程和评估,向学校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问卷调查,其中包括备受关注的通识科改革方案。

  对于香港青年国际视野收窄的舆论,刘智鹏深以为然。“国际视野本来是通识科教育的重点之一,但并没有达到学习的效果。”刘智鹏以他自己的教育经历举例说,“我和本地生谈到一些国际议题时,他们没什么可以讲的,香港六给彩4887小鱼儿。倒是内地生、海外的学生说起来头头是道。其实这也不是近一年两年的事情,香港就是一个国际大都会,但很奇怪,很多年青人的国际眼光非常狭窄。”

  “从回归的那一天,香港已经不再是英国管治下的香港,实实在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单位,但‘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市民和国家的关系、市民的国民认同却一直没能明晰。”刘智鹏在表示遗憾的同时,更认为有些人称国民教育为“洗脑”不可思议。

  “我觉得新课程一个非常好的改革就是照顾到学生不同的学习习惯,尽量让学生去看、去感受和体验,然后对基础的知识进行检验,知识和经验就会慢慢积累在头脑里,再通过大学的学习,就会培养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分析能力。”刘智鹏翻看着桌面上的改革方案,颇感欣慰:“我觉得就这么简单。”(完)

【编辑:王?】